行業資訊

瀏覽位置: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銷售部:0391-6613656

售后部:0391-6831777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4562379.live

地址:河南省濟源市科技工業園區

煤炭市場疲弱,煤炭需求急

更新日期:2012-08-20 00:00:00

 

70年前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說過,“我們的文明建立在煤炭基礎之上”。70年過去了,歐洲早已走過了煤炭依賴期,而亞洲正當其時。中國是煤炭消耗的大國,煤炭占能源結構的70%。而今年煤炭結結實實地遭遇了一場價格狙擊。秦皇島各港口“黑金”壓港,庫存量數月高達2000萬噸。不僅僅是煤炭價格下滑,更為嚴重的是出現滯銷。在昨天播出的《新財富夜談》中,財經評論員葉檀和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等一同討論能源之王煤炭由沸點到冰點的謝幕曲。

  葉檀:煤炭的黃金10年過去了嗎?

  韓曉平:我認為黃金10年過去了,再也不會有了。

  山西呂梁聯盛集團的副總裁田鳳發告訴記者,今年產量比往年壓縮了三分之一。以前是客戶求著煤礦賣煤,今年是煤礦求著客戶買煤。2002年主焦煤是130多元/噸,最高峰時最好的主焦煤達到了1500至1600元/噸。去年售價是1100元/噸左右,而今年主焦煤的價格已經跌到700元/噸了;高硫焦煤和肥焦煤比原來的售價降了一半。

  煤礦今年介于微利和零利潤之間,不僅是大煤老板覺得今年生存不易,煤炭加工、倉儲的小煤老板的日子則更加艱難。呂梁煤焦公司老板吳玉平稱,這個月每噸煤賠五六十元,下個月它還要掉價。產量是去年的十分之一。

  韓曉平:煤炭的黃金10年過去了有幾方面的原因。第一是經濟下滑,第二是海外煤炭的產能沖擊。比如印尼5400大卡的煤只賣80美金/噸,還是送到你家門口來的價,成本低,熱值也很高,裝船也方便。從運距來說,從印尼運到咱們東南沿海比從秦皇島運過來可能還近。而且澳大利亞、南非、巴西、美國都在準備向中國出口。

  葉檀:是不是因為中國人這段時間一直在進口煤,對煤的依賴度越來越大?

  韓曉平:別人不讓燒了,就你們這不顧環境可以烏煙瘴氣亂燒。第三就是前段時間“壓小上大”,結果上了好多大的煤礦,產能集中釋放過度。

  葉檀:現在產能多了多少?

  韓曉平:煤炭工業協會說39億噸。這個煤到底燒了多少,現在確實很難統計出來,統計的各個口徑都不太一樣,所以我想只多不少。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限煤是大趨勢。各地政府都已經意識到不限煤就沒有辦法完成節能減排的任務,不減排就要摘烏紗帽,所以他們就不惜代價用氣、用氣、用氣,減少對煤炭的消費。“十二五”規劃中天然氣要從原來的1000億增加到2600億。第一年就增加了300億立方米,后頭每年至少要增加300億左右。一噸標準油的天然氣相當于兩噸標準油的煤,高效又清潔,這樣的話又把煤壓下來了。

  葉檀:現在這個氣在能源中的比率是多少?煤是多少?

  韓曉平:氣現在是占4.2%,煤是占到70%。但是“十二五”煤要從70%降到63%;而氣要從原來的3.9%提高到8.3%。全世界一半的煤在中國燒啊,中國就這么點地,然后燒得自己烏煙瘴氣,到處是PM2.5、PM10超標。能源結構決定經濟基礎,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現在中國所有的問題都跟煤有關系。全世界煤炭比例在70%的時候碰到的問題跟中國今天碰到的問題都是一模一樣的,壟斷、污染、社會不公、貧富差別,全世界都一樣。

  葉檀:所以我們心理聽著平衡一點,那時候倫敦燒70%的煤的時候也是天是黑的,PM2.5特別高。好像我聽到了一些市場的信號,覺得天然氣是我們國家重點培養大力扶植的一個行業,而煤炭好像就有一點灰溜溜的感覺。但是中國即便說經濟不景氣,火電總要用煤吧,冬天鍋爐總要用煤吧,這個煤炭為什么就是說一下子就降那么多呢?

  韓曉平:電力用煤量占百分之四十幾,更多的是中小鍋爐用煤量很大。煤也是甲醇、尿素等化工品和鋼鐵建材的基礎原料。煤價下跌以后,一些生產要素的成本跟著下跌,會使中國產品出口的競爭力有所恢復?,F在當然還有一個很好的機會,現在煤價下跌以后,大家都在講要把煤和電要拉到長期協議上來,那么煤炭的收益就會變得穩定。

  葉檀:我們現在要說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群體:煤老板。任何一個群體都有左中右,我們來說說壞的東西。第一掃樓,跟著潘石屹掃樓的是他們吧?山西清剿煤老板民資的時候,我當時特別為他們抱不平喊過,但是后來很多人跟我說,我們這兒賄賂干部給干股、掠奪資源、把地方挖得一塌糊涂的全是煤老板,也是山西人告訴我的。這個東西也是事實啊。

  煤炭市場疲弱,天量的煤炭資金暗潮涌動尋找出路。山西呂梁作為一個盛產焦煤和煤老板的城市,一邊是挖煤帶來的財富效應,一邊是極其脆弱的城市生態,地方政府如何平衡兩者關系,如何引導煤資,轉型又有哪些途徑呢?市政府官員告訴記者,當務之急就是因地制宜得尋找合適的項目,將煤老板的資金沉淀下來,帶動就業。2012年呂梁市政府要求,所有在呂梁的煤礦都要實施“1+1”工程,即一個煤礦必須建一個非煤企業或延伸項目,不建者勒令煤礦停產。目前呂梁煤老板投資的非煤項目有:汾陽市的杏花村白酒產業園區,計劃投資130億元,現已沉淀了70億多的煤資;孝義市投資50億元做LED(發光二極管)項目,并將投資100億元打造集研發制造與產業化一體的綜合光電產業園;柳林縣聯盛集團計劃100億建生態農業園區,現在已投資20多億。煤老板正漸漸退出歷史舞臺,他們搞LED、做農業做白酒,嘗試著由“黑”轉“白”,由污染轉清潔,由地下轉地上大跨度的轉型。

  葉檀:煤老板已經不是我們想象的煤老板了,他們正在一個蛻變的過程當中。我們現在要看的是政府了。因為第一桶金已經挖完了,血腥的時代已經過去了?,F在如果給他一個好的政策,讓他節能或者是讓他這個股權干凈,煤老板的資金可以做到按章按規來經營。我想政府要做的不是強迫煤老板轉型,政府應該做的是讓煤老板有更加寬廣的投資渠道,至于他投資輸還是贏不要去管他,讓他去拼去殺,會有另一撥人精從煤老板里邊誕生。

Top
天津11选5分布走势图 宣化期货配资 青海11选五今天开奖 安徽高频11选5开奖结果 石基信息股票分析 海南彩票4十1最新开奖 和讯股票 3肖主6码三肖六码期期必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黄金股票代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